我們的文化

原住民文化:豐富而永恒的傳統

Kultur

原住民文化:豐富而永恒的傳統
“夢幻時光”是創世時期以前神聖的時光。根據原住民的信仰,具有圖騰意義的神靈祖先有的從大地涌現,有的從天而降,前來喚醒黑暗寧靜的世界。他們創造了太陽、月亮和星星,製造了高山、河流、樹木和水潭,並化身為人和動物。神靈祖先透過土著文化的各個方面將遠古與現在和未來聯繫在一起。岩石藝術、工藝品和樹皮畫展現了“夢幻時光”的故事,標界了領地並記錄了歷史,而歌曲講述了“夢幻時光”的歷程,口述出水源和其它重要地標的所在地。這些特殊的歌詞已幾乎一字不改地流傳了至少 5 萬年,而且常常由拍棒或深沉的迪吉里杜管伴奏。如同歌曲一樣,傳統舞蹈展現出創世神話,刻畫了“夢幻時光”英雄的事跡,甚至近代的歷史事件。

殖民地神話: 與逆境對抗的人們、叢林匪徒和勇敢的士兵
澳洲人堅信同伴間的友誼和公平競爭,並且對處於劣勢者以及與逆境對抗的人們有著強烈的同情。這些價值觀源自罪犯和早期殖民者,那時,他們不僅要與荒蕪而陌生的土地鬥爭,還常常要面對不公正的當權者。 英國在將罪犯運送到澳洲的同時,也將等級制度帶到了澳洲。面對等級制度所造成的貧窮與不公正,澳洲歷史上最著名的叢林匪徒耐德•凱利(Ned Kelly)鋌而走險,起來對抗。這位具有缺點的英雄為了“正義和自由”及“無辜的人民”而鬥爭,他的故事已經成為民族文化的一部分,激發人們創作出了無數的文學和電影作品。在故事和歌曲中,19世紀50年代中期在金礦區掘金的人們被描繪成擁護民主的浪漫英雄、嬉皮無賴和反叛人物。1854年充滿血腥的尤里卡柵欄事件(Eureka Stockade)成為社會平等取得勝利的象徵,在這次事件中,維多利亞礦工奮起反抗專制的許可證制度。後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那些曾在加利波利(Gallipoli)服役的勇敢的澳新軍團(ANZAC)士兵賦予了“堅強不屈的澳洲人”新的內涵。

澳洲英語:講“澳式英語”
澳洲人講著獨特的口語,即1966年語言學家阿拉斯塔•莫里森(Alastair Morrison)稱之為strine的語言,想象一下,咬緊牙關、不讓蒼蠅飛入,用這樣的口型來說Australian這個詞。這種口語包含有早期罪犯所用的許多早已失傳的倫敦方言、愛爾蘭俗語,還結合了原住民語言的一些詞匯。我們經常縮略詞語,然後在字尾加上o或ie,如bring your cossie to the barbie this arvo(今天下午帶您的泳衣來燒烤聚會)。我們還喜歡反著說昵稱,稱紅髮的人為bluey(藍小子),黑髮的人為snowy(白雪),喊矮人為lofty(高個子)。我們喜歡拉平元音,並在句子結尾時略微上揚聲調。

體育英雄:金綠色的榮耀
眾所周知,澳洲人酷愛體育。這裏有120多個國家級體育機構,地方、地區和州的體育組織更數以千計,據估計,澳洲登記在冊的體育運動參與者有650萬名。對於人口總數剛超過2000萬的澳洲而言,這個數字相當不錯!澳洲的頭號賽事是澳式足球(Australian Rules Football,AFL),球員的高踢和芭蕾舞般的躍起動作頻現賽場,而以蠻力和阻截技術為特色的全國橄欖球聯盟(National Rugby League,NRL)則在新南威爾斯州和昆士蘭州最為盛行。澳洲的國家橄欖球聯隊(National Rugby Union team),即澳洲袋鼠隊(Wallabies),參加國際巡迴賽,並在貝勒蒂斯羅杯(Bledisloe Cup)中與南非對陣,該比賽是三國對抗賽(Tri Nations tournament)的一部分。澳洲游泳運動非常普及,所得奧運金牌證明了我們的成績。身著白色球衣的澳洲板球隊伴我們度過整個夏天,而到了1月份,我們會頻頻轉台看澳洲網球公開賽(Australian Open)。這項賽事在墨爾本舉辦,它吸引到澳洲來的人數比其它任何體育賽事都多。足球運動近年來蓬勃發展;貝爾斯海灘滑浪經典賽(Bells Beach Surf Classic)引來了世界一流的滑浪高手;節禮日(Boxing Day),人群聚集在一起,共睹悉尼至荷伯特帆船賽(Sydney to Hobart Yacht Race)中帆船從悉尼海港(Sydney Harbour)揚帆啟航的盛況。十一月的第一個星期二,舉國上下都會將注意力集中到著名的賽馬比賽 - 墨爾本杯(Melbourne Cup),而在三月份,賽車迷會前往菲力浦島(Phillip Island)觀看世界一級方程式錦標賽(Formula One Grand Prix)。我們熱愛的體育運動數不勝數,要是對某些規則不甚了解,只要問問熱情的觀眾,便能得到滿意的答案。

戶外生活:海灘與燒烤
80%以上的澳洲人居住在離海岸50公里的範圍內,海灘已成為我們悠閒生活方式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從周六上午滑浪俱樂部的少年訓練到燒烤後的沙灘板球遊戲,我們熱愛沙灘上的生活。我們會在熙熙攘攘的城市海灘上"霸位",在廣受歡迎的度假景點鬆弛休憩,還會駕車前往海濱國家公園那些不為人知的隱蔽海灘。我們去海灘以享受陽光、滑浪、航行、帆傘運動、垂釣、浮潛、潛水,還趁退潮時在海邊"尋寶"。那裏是我們社交、運動、休息及享受浪漫的地方。同時,也是慶祝活動的理想場所。除夕夜,狂歡者在悉尼的曼利(Manly)和邦戴(Bondi)海灘、阿得萊德(Adelaide)的格雷寧(Glenelg)海灘狂歡起舞、觀賞煙花。很多海灘在澳洲國慶日會舉行公民入籍儀式,而聖誕節這一天,多達 4 萬名身穿泳衣的各國遊客會戴著聖誕老人的帽子匯聚在邦戴海灘。澳洲最著名的海灘 - 悉尼的邦戴和曼利、墨爾本的聖科達(St Kilda)、昆士蘭黃金海岸(Queensland Gold Coast)的滑浪者天堂(Surfers Paradise)、柏斯(Perth)的科特索(Cottesloe)以及阿得萊德的格雷寧 – 吸引著當地及各國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