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板球之夏

澳洲板球之夏

在澳洲,如果沒有板球,就不算是夏天。我們在野餐時玩,燒烤時玩,在後院裡玩,在海灘上玩,在公路上玩,在公園裡玩,在世界一流的體育館裡玩。澳洲板球隊戴著他們標誌性的寬鬆綠帽,佔據著家家戶戶的電視螢幕。在澳洲,板球已近乎是一種信仰,將球員與各方球迷凝聚在一起。

從十一月到次年二月,不僅是澳洲人為板球而狂;全世界的板球愛好者們都密切關注著澳洲賽季,欣賞澳洲與其他頂級板球國家隊在布里斯本、悉尼、墨爾本、阿得萊德、荷伯特和柏斯的賽場中一決高下。這項競賽包括持續三至五天的錦標賽、單日國際賽以及每隊球員只打一局、二十個回合的二十20比賽。在一場典型的錦標賽中,球員從上午十點開始,一直打到下午六點結束。單日國際賽和二十20比賽從下午開始,一直打到深夜。

參賽國每年輪流獲得主場優勢,2009/2010夏季澳洲將與西印度群島和巴基斯坦一較高下。其他板球實力頗強的國家包括南非、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和澳洲最愛的“灰燼杯”對手 – 英格蘭。“灰燼杯”是一項歷史悠久的賽事,獎杯是倫敦瑪麗勒本板球俱樂部(MCC)的一個陶質骨灰甕,據說裡面裝有一根三柱門橫木的灰燼。

澳洲對這項運動的熱愛在球場上表露無遺 – 澳洲板球隊在錦標賽中總成績排名第一,單日國際賽中成績排名第二。我們崇拜我們的快速投球手、旋轉投球手、中速投球手甚至我們的違規投球手!  我們的板球英雄包括Donald Bradman、Ritchie Benaud、Chappell兄弟、Lillee、Thomo和Max、Waugh兄弟、Shane Warne和Glen McGrath。板球產生了民族英雄,標誌著澳洲體育史上一些最偉大的時刻。

這項擁有幾百年歷史的紳士運動現在受到社會各個階層的喜愛。球員依然遵守著中途午餐等悠久的傳統,如果下雨或光線太暗,比賽亦會根據傳統暫停。會員們驕傲地端坐在專用會員看臺上,而“粗人們”則從“小丘上”的階梯看臺上遠遠地吶喊助威。

板球點燃了無限激情,球迷們從四面八方趕來膜拜他們的英雄。球迷隊組織有序,行動一致,他們對球隊的美好願望和無盡忠誠使這些人凝聚在一起。英國有著名的Barmy Army,澳洲球迷則組成了Fanatics。當裁判手指天空,表揚投球手或外野手的高超球技時, 人群會一齊起立歡呼,“Howzat!”(好球)的叫喊聲響徹全城;而在擊球手被判‘out’(出局)時,球員亦會羞愧地低下頭。
  
對外行而言,這項紳士的運動也有其本身獨特的術語。無論看哪場比賽,您都會聽到評論員提到擊球局(innings)、投球輪(overs)、silly mid on位置、silly mid off位置、slip位置、零分出局(duck)、零跑動得分(golden duck)、曲線球(googly)、4分(four)、6分(six)和百分(century)。擊球局是一方擊球,投球輪是投球手擊殺。每輪有六個球,然後換新的投球手站在球場另一端繼續投球。

如果您第一次觀看板球比賽,以下是簡單的規則:  兩個擊球手分別站在方球場每一側的三柱門前面。擊球手面對投球手,其目標是在球被外野手攔截之前盡量打到最遠處。一旦球被擊中,球員將在三柱門間跑動,外野手迅速奔跑並努力接住球,然後傳給捕手。捕手的任務是用板球擊打三柱門上的橫木得分,爭取使裁判宣佈擊球手出局。

在澳洲,板球場是一塊“神聖”的草地。觀眾們坐在世界頂級體育場的看臺上,絕不敢闖進正在進行比賽的場地中。板球場規模巨大,人們在餐桌上每每提起這些場地,就像談論自己老朋友那樣熟悉 - 布里斯本的Gabba、柏斯的Wacca、悉尼的SCG還有墨爾本無可匹敵的G場MCG。在這些壯觀的場館中,當出現“6分”時,你將看到球離開擊球手的球拍後,毫無阻礙地衝入看臺,這是真正的體育精彩時刻。當出現“4分”時,你將看到外野手橫跑過整個場地,為了接住球而撞倒看臺四周的圍欄。

夏天時,澳洲人都聚在家中、酒吧裡和商店櫥窗前,觀看電視上的板球直播,咖啡店和酒吧也充滿了關於賽事的討論聲。通往板球場的街道上和公園裡都人山人海。從海灘到汽車站,旁觀者們戴著耳機,分享460分中的每個4分時刻,或是向周圍人“宣佈”擊球手出局。

在這個漫長火熱的板球之夏,西印度群島和巴基斯坦隊會來到澳洲巡迴比賽,您將看到他們與澳洲隊的精彩對抗。大型賽事“灰燼杯”將在2010年舉行。來到澳洲,一定要記得觀看板球比賽!  沒有板球,就不算是夏天!

搜尋活動









更多關於澳洲旅遊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