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亞瑟港(Port Arthur)越獄

在亞瑟港(Port Arthur)越獄

讓自己沈湎在塔斯曼尼亞的迷人歷史中,了解它的“逃不出去的監獄”。
如果電影《越獄 》以19世紀中期的澳洲為背景,那麼它的場景必然是位於塔斯曼半島上的塔斯曼尼亞亞瑟港(Port Arthur)歷史遺址。 亞瑟港與塔斯曼尼亞之間隔著一條陝窄地段,周圍是大批鯊魚出沒的水域,是作為“逃不出去的監獄”出售的。 但與今天的監視器材時代不同,當時的唯一守衛工具是衛兵和處於半饑餓狀態的獵犬。 

漫步在維多利亞式的景觀花園裏,您很難想象這裏一度是辱罵不斷的監獄,高峰時期曾關押1,100名囚犯。 1830年,亞瑟港作為小型木材站開始活躍起來。從1833年到19世紀50年代,殖民地一些最冷酷的罪犯來到這裏幹活。 今天,您可以在導遊引領下,花四十分鐘時間漫步尋訪這裏的許多建築物、遺跡和修復一新的房屋,看到這些受契約束縛的犯人的勞動成果。

循著犯人供水路徑(Convict Water Supply Trail)探尋水庫、溝渠、磨坊和水車,這些是建於1843年的麵粉廠遺留下來的。 探尋1857年改建的監獄集體牢房、食堂、圖書館和天主教堂。  想象造船廠充滿鹹味的造船企業,這裏在頂峰時期曾雇用70多名囚犯。 漫步走過1841和1842年所建醫院的病房、廚房、麵包房、洗衣房和太平間。 參觀有80間牢房的單獨關押監獄,這裏的犯人都戴頭罩,處於無聲的隔離環境中。 這裏象徵著從1848年開始採用的一種新的較為溫和的監禁方式,以精神處罰取代鞭打。 實際上,亞瑟港與其它罪犯流放地同樣殘忍,許多犯人因為隔離而患上精神病。 1864年,一座瘋人院建成,專門收容這些人。

您會明白為什麼許多人嘗試越獄。 1842年,罪犯護林人員馬丁•凱什(Martin Cash)和兩位朋友把衣服捆扎起來,蓋在頭上,游過大批鯊魚出沒的水域,逃出監獄。  凱什在他1870年的暢銷自傳馬丁•凱什歷險記中講述了這一經歷。 喬治“比利”亨特(George ‘Billy’ Hunt)就沒有這種運氣了。他套上袋鼠皮打算逃出陝窄地段。 饑餓的守衛向他開槍,以為晚飯可以吃袋鼠肉。 就在這時,亨特脫下偽裝並投降,結果挨了150下鞭打。

對許多人而言,唯一的解脫是死亡。 如今,您可以乘船航游死島(Isle of the Dead),這裏埋葬著死在獄中的每一個人。 參加導遊團了解曾是亞瑟島的一部份的囚犯、士兵和平民,他們在島上留下了1,646座墳墓。 或提著燈籠尋鬼,沿途聽聽古怪幻影的故事。 據傳說,有些牢房發出鬼叫,空搖椅自己會動。

遊覽普爾角男童監獄(Point Puer Boys Prison),這是不列顛帝國的第一所男童監獄。 約有3千名9至16歲的男孩曾在普爾監獄受到嚴厲管教和處罰。 如今,您可以走在他們建造的建築遺跡之間,所有一切都處在一片叢林之中,自19世紀以來幾乎沒有改變。

到19世紀70年代,囚犯人數大幅減少,剩下的人也已年老體衰,或患了精神病,再也不能當勞力使用。 1877年,最後一名囚犯被運了出去,這裏更名為卡那封(Carnarvon)。 19世紀80年代,人們購買土地,在舊址內外形成一個新的社區。 1895和1897年,一場毀滅性的大火在整個地區熊熊燃燒,摧毀了眾多舊建築物。 盡管如此,該鎮繼續發展,吸引著許多對這一地區的歷史充滿好奇的遊客。

今天,您也可能是其中的一個遊客,漫步在早已不復存在的監獄裏,尋訪那段自由遙不可及的時光。 這裏有一條囚犯路(Convict Trail)車道,長途巴士定時往返於亞瑟港和荷伯特,所以您會有大量機會逃離此地。

更多澳洲風景